阿克苏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联盟功能更新,站长内测效果显著

2020年04月19日 12:42

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功能明显增加,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同时做到MIP自适应,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实现百度实时收录。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服务器性能稳定,系统相对稳定。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名额有限)。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见证奇迹。


相关推荐

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都市圈机遇

今年以来,始终热度不减的“新基建”“都市圈”再次成为全国两会的高频热词,在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中占据重要位置,火力全开的“喊话”背后蕴含着更多新期待。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都市圈机遇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发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带动作用,培育产业、增加就业。”从国内外发展经验看,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发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带动作用上,都市圈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为高质量发展带来更大可能。“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最大的结构性潜能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初步估算,今后十年,都市圈建设每年能为全国经济提供至少0.5到1个百分点的增长动能,不仅为应对疫情冲击,更将为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中速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根据华夏幸福研究院的研究,过去十年新增城镇人口的65%进入了核心都市圈,未来十年这种趋势仍会持续,都市圈的人口“质量红利”将进一步凸显。同时,新技术、新产业也将主要孕育在都市圈,产业发展将迎来大国蝶变,从全面开花的跟随型经济,向核心都市圈引领的创新型经济转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认为,“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大都市区和城市群是中国城市化下半场的主旋律,是未来城市空间的主要形态,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引擎,是国际竞争的关键。”“对标成渝双城经济圈,加快济南都市圈一体化进程。”全国人大代表,莱钢集团济南莱钢钢结构有限公司加工党支部书记、制造部部长张学政建议,研究制定扶持政策重点支持济南都市圈和郑州都市圈全面对接、协同发展,打造黄河下游济郑双城经济圈。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呼吁,新建长(沙)九(江)池(池州)高铁,串联长株潭城市群、大南昌都市圈、皖江城市群,打通湘赣皖等中部省份与长三角城市群之间的高铁大动脉,更好地发挥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对中上游内陆地区的辐射带动效应。“新基建”应在都市圈率先发力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认为,“新基建”将支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卫星互联网等通信网络基础设施的演进升级,与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的信息技术进行深度融合,同时在稳投资、促消费、助升级等方面,带动性、溢出性会非常明显。“‘新基建’是我国参与未来全球竞争的关键所在,在推进过程中要注重与应用场景深度融合,并带动产业新动能发展。”在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看来,“‘新基建’应通过应用先导、需求牵引,场景融合、示范先行,补齐短板、完善体系,创新驱动、动能转换等,要率先在具有最大结构性潜能的都市圈发力。”目前华夏幸福已在产业新城布局相关政府强调的大基建产业,聚焦5G及人工智能,加快“新基建”项目落地。疫情之下,减少都市圈核心圈层人口密度会成为趋势,未来发展会向都市圈外圈汇集。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江淮建议,建立都市圈联动发展机制,拓展“新基建”发展空间,依托新型基础设施带来的功能提升,重点支持发展基础较好的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武汉都市圈、郑州都市圈等“新基建”联动建设,成为“新基建”跨区域发展示范。全国政协委员傅军建议,将“新基建”计划纳入五年发展重点规划,并与财政政策相配套,国家层面应与省市层面在项目建设上相衔接、呼应,并注重区域之间的协调、联通。多位代表委员认为,地方政府应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新基建”的附加条件,探索创新“新基建”投融资机制、经营管理机制、投资回报机制等,鼓励支持民营企业深度参与“新基建”,不断激发更多的内生动力和创新活力。

2020年05月27日 14:04

曝海信集团东欧要裁员23%比国内比例还大?那么多人可不好裁

运营商财经网八卦叨/文中国最大的家电企业之一的海信集团要在东欧裁员了,震惊业内。根据路透社最新报道,海信集团位于斯洛文尼亚的欧洲部门周四表示,该公司年底前将在欧洲裁员23%约2200人,以应对新冠疫情导致的需求下降。据了解,海信集团的欧洲部门有9309名员工,其中斯洛文尼亚有5580人,其余主要在塞尔维亚和捷克。受疫情影响,斯洛文尼亚的工作岗位将减少约1000个,而其他国家将削减约1200个工作岗位。该公司在声明中称“海信欧洲所有部门都将裁员”,而这一过程将包括业务外包、自愿离职和退休。对此,海信家电回应称:不清楚此事。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有传言称海信集团裁员万人,为此,海信回应称目前已采取高管带头降薪、末位淘汰加速员工队伍“优胜劣汰”等措施,网络上关于海信定量裁员的信息,其中数据并不属实。虽然海信对于裁员万人进行了数据否认,但还是承认了裁员一事,以及目前经营形势严峻。根据不久前海信家电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其预计实现净利润0元-1.3亿元,同比下降70%-100%,确实少挣了不少钱。国内其他家电厂商也受到不小冲击。不过即便如此,格力董明珠还是新招5000人。另一家电巨头海尔,从CEO到总裁再到领域总经理,均自愿放弃绩效薪酬,保证一线员工利益。而美的则是高管沟通后达成一致自愿冻薪30%,等到年底看情况返还。(责任编辑:杨丹丹)

2020年04月26日 13:39

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落地: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政策仍有空间

4月15日,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这一举措将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下行,也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CPI开始高位回落,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  4月15日,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年内第三次降准。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  此次降准公布后,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加速下行,多期限资金利率创下近年来新低。  资金价格创新低  4月14日,DR001也就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1天期回购利率均值,继续保持在1%以下。  从历史走势看,DR001低于1%的情况并不多见。2019年年中、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以下。4月3日,央行宣布将实施定向降准后,DR001再度跌至1%下方。4月7日,DR001一度跌至0.6%,成为该指标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随后,这一利率有所回升,但截至4月14日收盘,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以下。  实际上,2月份以来,市场资金利率就趋于下行。2月开始,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利率、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接力式”下调,资金利率开始逐步下行。  上海银行(8.320,-0.05,-0.60%)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各期限品种曲线自2月开始逐渐下行。与3个月前的水平相比,Shibor隔夜品种和3个月期品种均已累计下行超过100个基点。  不仅是短期限的资金利率下行,较长期限的资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3月、6月、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来均出现显著下滑。1个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别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至1.73%。  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近期短中长期资金利率显著下行,与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引导市场利率下行有关。  今年以来,央行已三次降准,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力度较大,使得中长期限的资金更为便宜。随着流动性投放力度的加大,银行间流动性充裕。  这从一季度金融数据大幅超预期也能看出来。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1万亿元,同比多增1.3万亿元;3月末M2增速10.1%,达到近年来的高位,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速;社会融资规模增速11.5%,比2019年年末提高0.8个百分点,逆周期调节有力。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也带动了社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数据显示,3月份一般贷款平均利率是5.48%,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62个百分点。代表性的市场利率——10年期国债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0.84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利率比2019年高点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贷款达2400亿元,同比多增了750亿元。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贷款利率是4.4%,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3个百分点。  在4月15日定向降准落地后,将为市场带来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  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定向降准落地后,业内专家认为,接下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空间。  中国民生银行(5.780,0.00,0.00%)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CPI开始高位回落,为货币政策操作打开了更大空间。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CPI同比上涨4.3%,涨幅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这是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收窄,并回落到5%以内。  温彬认为,下阶段,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货币政策调控应由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换,一方面引导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推动企业债融资利率下行;另一方面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引导LPR利率下降,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交通银行(5.180,-0.01,-0.19%)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要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对冲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温彬表示,增强财政和货币政策联动,要在信贷投向上加大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新基建、民生工程等领域支持力度,支持居民消费升级,提高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占比,不断优化信贷结构。  唐建伟认为,未来货币政策在继续通过降准、公开市场操作、MLF投放等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的同时,还应抓住CPI回落的时机,适时通过调降MLF操作利率,引导LPR的下行,带动贷款利率的下降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资金成本,为稳投资、促消费、扩内需做贡献。  唐建伟表示,此外,还可在适当的时机对存款利率进行“并轨”,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中,实现银行负债成本与市场资金成本趋势的联动,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激发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动性。责任编辑:蒋晓桐

2020年04月15日 12:11